死无对证 剧情介绍

《死无对证》在剧情上继承了原版《看不见的客人》的基本框架。

影片以男主人公与律师的谈话为开场,在封闭的空间中,两人通过对话将整个事件的始末娓娓道来,并由此衍生出众多的旁支末节,这其中有真相与谎言、虚构与现实,故事也在不断的讲述中屡次进行反转。

 

刚获选米兰年度企业家的阿德里亚诺·多利亚有着让人称羡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但是这并未阻止他出轨的脚步,在外面,他还有一个美丽的情妇劳拉·维塔莱。阿德里亚诺因涉嫌谋杀情妇被软禁,他的私人律师保罗为他聘请了有“不败战绩”之称的女律师弗吉尼娅·费拉拉,希望女律师帮他洗脱罪名。弗吉尼娅比预定时间提前三小时抵达,在这三小时里,她要详细了解案件真相以及所有细节,才能制定出完美证词,骗过陪审团。

阿德里亚诺最初仍是用对付警方的那套说辞——他因偷情被人勒索,与劳拉前往凶手指定的酒店房间后,自己被打晕,劳拉遇害,当时房门从内部上锁,窗户封闭,他才被警方定为杀害劳拉的唯一嫌疑人。但弗吉尼娅指出多处疑点,比如凶手并非拿走钱,劳拉手机发送的房间号等等。这样漏洞百出的证词,上了法庭只会弄巧成拙。在意识到弗吉尼娅的厉害后,阿德里亚诺终于说了实话,这其中竟牵扯出另外一桩命案。

三个月前阿德里亚诺与劳拉在别墅私会,回程时发生车祸,对方车辆里的青年人没了气息。阿德里亚诺当时很慌张,想打电话报警,被劳拉阻止。随后,劳拉冷静的隐藏尸体,骗过过路车辆,还把尸体放进后备箱,让阿德里亚诺连车带人沉入附近湖泊。处理完尸体的阿德里亚诺与劳拉汇合时才知道,劳拉遇到了一位路过的好心人,将他们熄火的宝马车拉回家修理。在等候期间,劳拉发现这对老夫妇托马斯·加里和埃尔维拉·加里的儿子丹尼尔,正是刚才被撞死的年青人。

之后,警方根据路面车胎印判断出丹尼尔出了车祸,托马斯想起了在车祸现场附近碰到的劳拉,警方画了劳拉的影图形,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她。同时,还根据劳拉乘坐的宝马车,查到了车主阿德里亚诺。阿德里亚诺早已按劳拉的要求处理掉了车子,还向警方报案车辆丢失,并在律师保罗的帮助下伪造了事发时在巴黎的不在场证明。三周后,警方最新调查结果出炉,丹尼尔供职银行少了五万欧元,怀疑丹尼尔携款潜逃,失踪案就此结案。

阿德里亚诺把责任再次推到劳拉身上,称是劳拉拿走了丹尼尔的钱包,并利用在很行工作过的经验,偷划存款,栽赃丹尼尔。之后,阿德里亚诺收到了一封署名“丹尼尔”的信,要求阿德里亚诺和劳拉带上十万欧元,到指定的酒店房间。再往后,就发生了命案,劳拉遇害,同处一室的阿德里亚诺被抓。

弗吉尼娅对阿德里亚诺的陈述添加了一个细节,丹尼尔的母亲埃尔维拉在该酒店上班。借此一点,弗吉尼娅编造出妻子协助丈夫行凶的情节。只要把托马斯与劳拉的死联系起来,阿德里亚诺就成了受害者。但要把劳拉与丹尼尔的死联系起来的话,就需要在后备箱里放入劳拉的首饰。要这么做,就必须阿德里亚诺指明沉车地点。阿德里亚诺认为有理,在地图上标记出丹尼尔尸体的方位。只是他必须说明一点,一旦尸体出水,法医就会查出车子沉湖时,丹尼尔并未咽气。这个细节,也需要弗吉尼娅想办法圆谎。弗吉尼娅闻言大怒,但仍冷静的分析事态。从目前阿德里亚诺讲述的情况来看,阿德里亚诺应当才是整个事件的策划者,而不是劳拉。已有证据表明,劳拉死前患有抑郁症。

因此弗吉尼娅认为,阻止报警的人是阿德里亚诺,偷走丹尼尔钱包的人也是阿德里亚诺。事后,劳拉因丹尼尔之死心情沉重,郁郁寡欢。在忍无可忍之下,向托马斯和埃尔维拉说明了真相。但警方已经结案,劳拉才会要求阿德里亚诺带上十万欧元,来到埃尔维拉工作的酒店。钱是用于给老夫妻俩做补偿,然后劳拉还请求阿德里亚诺自首。自私的阿德里亚诺在盛怒中杀死劳拉,并伪造现场。并且案发那天,丹尼尔的母亲埃尔维拉并未上班,无法配合丈夫杀人逃离。

阿德里亚诺见弗吉尼娅已经推测出真相,承认是自己杀了劳拉。听到这话,弗吉尼娅以需要清醒下头脑为由离开房间。直到此时,阿德里亚诺注意到,桌上多了只钢笔,弗吉尼娅拿来的案卷文件夹里全是白纸。三小时的时间刚过,门**传来,真正的弗吉尼娅到了。
年轻时曾是校园戏剧演员的加里夫妇凭借着演技和智慧,终于从阿德里亚诺口中取得真相,为儿子伸冤报仇。他们把录音与地图都送到了警局,哪怕是就算从未败诉过的弗吉尼娅也是无能为力了。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作者许可请勿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