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小白:《无极》——好大的棉花糖

2005年12月16日|来源:|作者:佚名

分享到

  调情这种事,干得好的,譬如詹姆士·邦德,成了情圣。邦女郎们都喜欢邦德的那句招牌语言:“棒,真是棒!”干得不好的,譬如高衙内就成了恶霸:“你只要从了大爷,包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华语电影模仿好莱坞的结果也是如此,照猫能画出虎来的,譬如李安拍《卧虎藏龙》,成了华语片的功臣;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譬如陈凯歌拍《无极》,武术不象武术,神幻不象神幻,银幕上美倒是美的一塌糊涂,也据说是银子花的一塌糊涂,但亲眼所见,影院里却是笑场笑得一塌糊涂。影毕出门凉风一吹,禁不住要扯个人问一下,“兄台,这电影到底想说些啥,你的明白?——我的不明白!”

  原本以为把生死与爱情、现世与未来、国恨和家仇搅在一起,《无极》会是一个很奥妙的故事。看完才知,原来华丽的袍子里遮掩着粗布的肚兜,打着“自由、爱情、命运”三大主题作宣传的《无极》,讲来讲去无非是一段莫名其妙又纠缠不休的爱情,一段这辈子系铃找上辈子解铃的恩怨,一段在云南的云与蒙古的树和摄影棚里彩色玻璃间切换的时空等等。影片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是一个奴隶爱上王妃,穿插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角色,然后爱情让人性觉醒,让时光倒流的故事。这是一个旧瓶与新酒的老套路本无可厚非,只是一开局就完出底牌的方式,混乱错杂的故事架构又让觉得是故弄玄虚。

  《无极》高高颂扬着奥斯卡的模式、《指环王》的宏大叙事方法、史无前例的三亿巨资和三年精品制作、以及商业味十足的商业炒作,所以未看《无极》之前,当事的也好,捧场的也好,帮闲的也好,赞扬声此起彼伏,着实让许多观众仰着脖子期待,这不禁使人想起《大话西游》中的一句台词,被绑在行刑柱上的“猪八戒”,看着滚滚而来欲压顶摧城的黑云,喊道:“好大的棉花糖啊!”如果把这棉花糖还原成一粒糖的话,可能不及小指头那么大的一颗,这才是《无极》真正想说的故事内涵。

  自从李安“照猫画虎”在好莱坞取得成功之后,国产影片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医头医脚的良方。一直以民族本色形象展示的国产电影开始否定过去,武打镜头中,演员一定要会放“掌心雷”,会在竹林树稍间边打边飞;故事可以东扯西拉,但场面一定要多“烧钱”,要弄得大而华丽;草是绿的,天是蓝的,拍完后再数码一下,绿油油蓝汪汪的一定要处理得没有杂质,虽是人间但不象人间……理由是,美国顾客们喜欢一边吃爆米花,一边象脑子进了水一样地惊奇。

  《无极》中,王妃倾城(张柏芝饰)为了爱情,想解除命运的诅咒,必须以生死为代价。而陈凯歌眼里的《无极》,为了意淫奥斯卡,则以观众121分钟的影院时间为代价。孰轻孰重并不重要,为了奥斯卡,好莱坞还教给他商业的运作模式,足够他把小指头那么大的一颗糖吹成一朵“好大的棉花糖”,好让观众头昏昏地挤进票房。

  其实这样诽谤奥斯卡和好莱坞也是不对的,奥斯卡和好莱坞的精典之作让人经久难忘。只是陈凯歌等先上手的却是花钱和圈钱这一招,就象《韩非子·外储说左上》中引典出来的一则成语,叫买椟还珠:“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熏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只是这次“郑人”陈凯歌也象他老同学张艺谋那样,取了人家的“椟”,却把“珠子”还给好莱坞了。

分享到
收起
网友评论0

还没有用户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精彩看点

更多>>

明星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