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首页>>电影列表>>玉战士

玉战士(2006)

6.0
玉战士剧情介绍:
电影《玉战士》改编自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Kalevala),该史诗已经被翻译成54种语言广泛流传到世界多个国家。《指环王》的原着作者托尔金就是深受“卡勒瓦拉”影响创作了后来被好莱坞相中的、轰动一时的作品。同其他史诗相比,《卡勒瓦拉》中的男主人公显得非常独特,他们是真正的战士,又是无望的恋人,尽管他们英勇善战,却永远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电影《玉战士》中的英雄剑侠由芬兰着名演员托米·艾昂(《成人制造》)扮演,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影片《没有过去的人》中有出色表演的马库·佩尔托拉扮演被恶魔附身的研究员,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影片《孔雀》的女主角张静初扮演剑侠的爱人品玉。影片的拍摄辗转于芬兰、爱沙尼亚和中国浙江,成功地将“卡勒瓦拉”史诗中的大雪原、恶魔沼泽、云杉丛林等壮观场景再现于银幕

演员表:

  • erythemato

    erythemato    2007-09-10 15:03:46

    没看过,被你们这些人吓得不敢看了。

  • oldqazwsx

    oldqazwsx    2006-11-25 18:35:16

    很垃圾的电影,情节杂乱,节奏拖沓,特效画面又假。观看的过程简直是煎熬。起初是因为看到网上有人说它在芬兰票房如何如何高才被吸引的,现在看来被骗了。比《无级》都不如。

  • 韩兮

    韩兮    2006-11-24 14:05:24

    玉战士之混乱――《玉战士》

    前不久在俄罗斯有部叫《守夜人》的影片,在德国有部《伯龙尼根的指环》,这两部影片都号称是史诗性的魔幻巨片,但比起美国的《指环王》来其层次还是差了许多。现在,这部《玉战士》也打着史诗性的魔幻巨片登陆中国,由于张静初,由于些许的中国背景,所以这部影片可以进入中国院线。
    但很明显,这部影片也许比前面所说的两部更要低上一个档次,这有剧本本身的问题,更有导演的失误,两者几乎毁了这部影片。
    与《守夜人》相似,这是两个时空交错进行的电影,一个古代一个现代,于是,我们立即看到了影片最大的毛病,那就是节奏的重复。涉及到古代与现代部分的电影,导演最应该注意的就是影片也需要两个节奏,例如现代部分要快一些,古代部分可以慢一些显得更有韵味。但很不幸,两个部分处于同一种节奏上,这肯定会令观众产生一种疲劳,与错乱。更为关健的是,由于故事本身并不是极为丰满,所以虽然是两部分,但两部分都是一种极慢的节奏,人物处于逆境中的紧张感纵观全片都是没有的,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十分地不舒服。举个例子,在沼泽之战中,观众期望的应该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役,但很不幸,那个老外刀剑一挥,人头已落,根本就没有满足观众的期待值,这样一来,影片当然会给观众留下的只是遗憾。
    没有营造出紧张的氛围是造成节奏缓慢的主要原因,但细想起来,观众会发现,所有的魔幻意味都实际上是为了两段爱情而铺垫的。也就是说这个《玉战士》中最主要解决或讲述的是两个可以相辅相成的爱情故事。
    本人没有看过关于芬兰这个民间传说的书籍,但我知道,如果单拿出爱情故事,对于一部电影来说肯定会节奏缓慢的,这一点请看《指环王》,里面的爱情成份极少,点到即止,使得整部影片的节奏绝没有拖沓之处。但许多魔幻作品中爱情是相当重要的因素,所以这么说并不是要剔除魔幻作品中的爱情本身,而是看如何演绎了。在我们看到的《伯龙尼根的指环》中,那也是一个爱情悲剧,但这个爱情悲剧却是影片的灵魂所在,一个谎言,一个小人,这颇似莎士比亚的戏剧风格,即爱情完全融进了戏剧之中,于是,我们在看《玉战士》的时候发现爱情并没有起到推动魔幻故事的作用,只是在最后决定了一下那个英雄的选择,而且事情看起来还是如此的平常,甚至乡间野情的感觉。
    再说到人物塑造上,大凡一部史诗性的巨作,都有英雄地出现,或者枭雄,更或是一名无名小卒的黑色经历。这些主人公起到的最大作用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推动剧情,即绝大多数的情节点可能都是因他们而起的,第二个作用就是得到观众的认可。对于推动剧情,《玉战士》中似乎只是用语言来交待背景,换句话说只是推动了整个影片,而对一些小的细节毫无推动作用(当然本片小细节的设置也是极度苍白的,所以主人公的无为也在情理之中),主人公的能动性不够,让我们看不到他的风采。第二方面则是观众的认可。看本片,主人公显然属于一个英雄式的人物,但很不幸,我们看不到这个英雄,他在担负使命的时候想着个人的承受,更主要的是那个女英雄却似乎对其不感冒,只是为了拯救村中人被迫答应我们主人公的要求。在这点处理上,我们的主人公绝对不会让观众们认可的,相反,张静初所扮演的角色倒是应该成为主角,成为一个英雄,她的舍义,她的找回自己爱情都显得是那么地正常,是那么的值得同情。另一方面,由于上述的所讲的那段沼泽之会,我们发现我们的主人公仅仅将自己的本身用在了与张静初纠缠中,毫无英雄事迹可言。虽然最后在现在时中有一番打斗,但怎么看也不象是英雄,仿佛只是一个自救的行为。
    有许多朋友说到中西方文化的问题,由于这个原因造成《玉战士》这部影片在中国受冷落的原因。说句实在话,本人不能苟同这个观点。首先我必须承认影片中带有许多符号性的东西,比如说铁匠的儿子,这是西方文化中常用的一个角色,比如说那些中文字(象不象姑且这么认为),这是很东方的东西,还有一些,不一一尽述了。但主要问题是两者根本没有结合在一起,我们试想一下,抛开东方的一切,此片肯定能够继续讲述下去的,这时候,我们看到的东方在影片中只不过是一个多余的点缀,没有任何作用。那么,影片真的是西方思维吗?恐怕也很难说,首先,我们看不到西方人性中那种对自由的追求,那种强烈的使命感,不容置疑的英雄事迹,当然我们也没有看到恶魔产生的真正效应,甚至我们没有看到诅咒,没有看到小人的欺骗与误会,一切都是那么匆忙,一切都没有在叙述之中。于是,西方的一些符号并不能给我们展现一个西方的故事。而东方元素的介入使得本片更为混乱了。
    故事节奏拖沓,几乎没有什么好的细节,人物没有得到观众的认可,还有对文化底蕴的表面挖掘造成了此片的失败,这似乎说明导演的水平有着极大的问题,但事实上,导演最根本的解释都没有做到,即导演能否把这个故事讲清楚我们都有些怀疑。纵观此片,似乎在讲述了一个主人公如何抉择的问题,一方面他杀死恶魔获得永生,但却因此无法与自己相爱的女人长相厮守,而另一方面,他将恶魔的种子埋藏于心中,与其共生,通过那个器具便可以释放出来。显然,这似乎的确是西方人喜欢的自己与自己较劲的套路,但无论是现在时还是古代时,这种较劲的感觉我们似乎并没有真正找到,所以当他真正地杀死恶魔的时候,我们找不出他战胜的理由,换句话说,故事杀死了恶魔但并没有证明他内心中也杀死了恶魔,故事与内心并没有达到完全的统一,这就说明导演并没有处理好这个故事本身,所以混乱的故事造成混乱的心理变化也是必然的。
    综上所述,这部道理根本没有讲明白的影片其故事的可观性也很难让观众找到,所以一番恶评也是在情理之中。
    收尾之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此片是中国导演来拍将会如何呢?只是一想,没有答案。

    2006-11-24于通州
    韩兮

3 条记录 1/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