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首页 >> 电影资讯 >> >> 《蝙蝠》:道德与欲望的“血色困局”

《蝙蝠》:道德与欲望的“血色困局”

看过导演朴赞郁的新作《蝙蝠》(30日上映)后,不免心情沉重。该片虽然以天主教和救赎为题材,但其中又有佛教的点化意味。表面上描写了爱情和欲望,但实质却是探求现实问题。具体与抽象交接,电影与戏剧共存,洪尚秀和金基德风格的混合。所以,这篇评论可能向观众提供有益信息的可能性非常小。不过这也算是解读《蝙蝠》的数百种方法之一。

剧中,牧师尚铉(宋康昊饰)自愿参加了成功概率极低的疫苗试验,濒临死亡的他被输入某种神秘血液后恢复了健康。但复活后的尚铉变成了吸血鬼。之后,尚铉被疑难病患者誉为“缠着绷带的耶稣”。一次,他遇了患有疑难病的朋友姜宇(申河均饰)及其母亲罗女士(金海淑饰)。尚铉在见到姜宇的妻子泰珠(金玉彬饰)后,萌生了不可抑制的情欲。疯狂地贪恋肉欲快感的尚铉和泰珠随即合谋杀死了姜宇。

《蝙蝠》:道德与欲望的“血色困局”

▲变成吸血鬼的神父尚铉(宋康昊饰)遇见朋友的妻子泰珠之后感到情欲中烧,但又被负罪感和怀疑感所煎熬。图为影片中的一个场面。/MOHO FILM 提供

读该片素材的来源——法国作家左拉1867年发表的小说《红杏出墙》,但仍然理不出头绪来。除了男主角不是神父而是二流子,不是吸血鬼而是陷入肉欲的大汉,电影和小说的故事及结构很相似。但这两点正是《蝙蝠》的“雷管”。就像影片《我要复仇》、《老男孩》、《亲切的金子》,在《蝙蝠》中朴赞郁导演也没有设计铁杵击打雷管般的烈性“大爆炸”式的复仇,而就像用电线圈慢慢“加热”到“高潮”再令其“爆炸”。

剧中尚铉着手开发的疫苗叫“夏娃”也意味深长。虽然该片将始于原罪直至审判的新旧约全书的长篇故事压缩为2小时13分的故事,但却拔出了救赎与灭亡、今生与来世、祈福与迷信的双刃剑。片名《蝙蝠》可以解释为对飞往于天空和洞穴的动物命运的隐喻。

片中,泰珠是孤儿,小时候被领养与哥哥姜宇结婚,于是将母亲罗女士当婆婆侍奉,这个故事本身就很离奇(在左拉的小说中是侄女和叔叔结婚)。

但是,片中的吸血鬼在良心的谴责和烦恼之间徘徊之后,最终在现实面前选择了妥协,他的形象的确很可怕。尚铉最初只吸自杀者的血,后来为了自己的一日三餐,用注射器从死者手臂上吸血喝,还把血放入瓶中存进冰箱。而且,还有这样的台词,“吸血鬼是饮食习惯和生活节奏出现问题了吧?”和“从尸体上吸食一点血就把它扔掉,不是对生命的一种轻视吗?”

所有演员的表演都按照影片的表现方式做到了尽善尽美。片尾宋康昊因为要强奸年幼的女信徒被强行拖出,当时他的表情仿佛就要下地狱一样可怕,简直令人不敢正视他的眼睛。还有就像灵魂附体似的女人“泰珠”,金玉彬的表演也是可圈可点。宋康昊的暴露戏虽然引起争议,但说起该片的“情色”场面,还是要数抚摸手指、脚趾和腋下的激情场面了。

如果问《蝙蝠》是不是一部有意思的电影,答案可能会是否定的,但是,它绝对是一部意义深刻的影片。因为《蝙蝠》完全摆脱了《共同警备区JSA》的风格,介于《老男孩》和《电子人也无所谓》之间。如果先读了左拉的小说并进行了思索,对该片的困惑可能会大大减少。

8人点赞 点赞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