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首页 >> 电影资讯 >> >> 《革命之路》:道听途说的巴黎

《革命之路》:道听途说的巴黎

  “我就认识一位姑娘,她跟一位先生莫名其妙地恋爱了几年后,照理可以太太平平结婚的,可是结果她自己想象出了许许多多无法克服的障碍,最后在一个狂风暴雨之夜从悬崖般陡峭的河岸上跳下去自杀了。她的死完全是为了模仿莎士比亚的奥菲利亚。假使她早就看中并且十分喜爱的悬崖并非风景如画,假使那是一段没有诗意的平坦的河岸,她也许根本不会死。”(《卡拉马佐夫兄弟》)

  因为我给《朗读者》打了八分,所以不得不给这部打个九分。凯特的老公是个好导演,他大概是在以安格尔的肖像画笔法在画一次坠机事件。电影是暧昧的艺术,有时我们希望它像照片,有时又希望它像一件绘画。也许导演真的是适合这个题材,首先他独自、默默地对这对郊区夫妻做了一次成功的、自信的素描,而一个真正成功的素描家是不会不掌握他的色彩的。凯特就是那醒目的黑眼球,莱奥是横着的柳絮一样的眉毛,巴黎大概是打在上面一束光吧。这部电影的整体很优美。

  看过DH劳伦斯的《things》的人肯定会把它跟这部电影联系起来,“they were true idealists.But that is some time ago.”凯特也许是idealist,但莱奥只是dreamer:欧洲的蛋黄酱不错,但美国提供最好的龙虾。我们往往想着另一种生活好而觉得现在生活不好,而并非它本身多么不好。看电影的大概没有人相信,这对夫妇搬去巴黎会过得更好,但都很乐意接受它作为麦格芬左右主人公的命运。

  当然电影也没有《美国美人》那样众多借口让我们无法讨厌它的中产阶级主人公,莱奥真的没有错,生活要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老天爷最放心把天赋放在这种人身上。他的借口在审美上是荒谬的,这些借口就在我们每个人心上以至于一眼就能看穿,他和我们没有距离。凯特代表我们对他进行审判。

  最后,虽然爵士加管弦的50s配乐和《美国美人》风格相去甚远,但它还是立刻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的吟唱,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就是Rufus Wainwright的歌曲(不仅仅因为他唱过一首leaving for paris,他是凯特非常欣赏的歌手,门德斯还打算为他拍摄一部演唱会纪录片),虽然我从没兴趣研究他唱的是什么,但他肯定写的不错,因为他只允许自己梦想文艺复兴的那些东西。

8人点赞 点赞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