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首页 >> 电影资讯 >> >> 《春田花花》:关于春田花花的记忆碎片 - imdb.cn

《春田花花》:关于春田花花的记忆碎片 - imdb.cn

  1月24日晚,香港尖沙咀,海运剧院,《春田花花同学会》首映礼。

  剧院外,维多利亚港的海风呼啸而过,剧院内,笑声掌声汇成一个欢乐的海洋。

  我坐在狂欢的剧院,记忆开始星星点火,回到刚接触这部电影的最初。

  去年9月,我收到麦家碧e-mail来的超过3万字的“春田花花”剧本,像我这个家里堆满了麦兜公仔的死忠FANS,收到剧本后自然万般兴奋,但当我真正“研读”起来,才知道有多么辛苦。那不是一部线索明快跌宕起伏的商业电影,而是表面平静如镜,内里行云流水,心力少用一点儿也不行。

  十一假期,谢立文问我,能否帮剧本写一个故事梗概,我反问“你觉得可行么?”他笑说“我就是觉得太难了才推给你做”,我们就在电话两头哈哈笑起来。

  后来我听说,“春田花花”其实流经了不少电影公司之手,辗转到达陈可辛的公司才找到付托的主。这部“麦兜外传”完成后看似可爱简单,但内里却有太多困难无从倾诉。

  后来我问谢立文,《麦兜故事》第三部《麦兜武当》何时才能面世啊,他笑而不答,我估计这部动画片在香港找到投资者的可能性更少了。

  超女的加入是《春田花花同学会》的转折点。之前,没看过超女的香港人其实根本不知道笔迷、凉粉或玉米、盒饭有多浩大,直到导演赵良骏带周笔畅上大陆做了一次宣传,才知道笔笔是多么受欢迎,场面之盛大把他们都怔住了。“笔笔像是天赐的礼物”,赵良骏说。这位在《明报周刊》写了十多年专栏,拍过《金鸡》、《如果·爱》的人文导演,煽起情来一点儿也不含糊。

  麦兜麦唛的动画故事,在我看来,其实就是麦家碧的童话色彩和纯真描画,融入谢立文的悲剧情怀和诗意笔触冶炼而成。而春田花花的电影,和谢立文、赵良骏的贪嘴好吃息息相关,所以每个角色都在吃吃喝喝中沉浸口腹之欲。我想起上年10月在广州,面试完超女后,赵良骏和谢立文便要我带着穿梭广州大街小巷找吃的,二人贪嘴的程度和影片中的“滔哥”有得一拼。

  上年11月,电影开拍伊始,所有人都不曾料到,居然会有超过40个明星艺人愿意加盟出演纵然只有一分几秒的小角色,真像一个奇迹。大家都低估了麦兜在香港深入民心的影响力,加上这几年的对外开拓,麦兜很有可能成为华语世界最懒惰同时也是最出色的动画偶像。而因为太多明星加盟,“春田花花”试过同一天最多开了三组戏,身负监制重任的谢立文“一生从未如此忙碌过”(赵良骏语),而麦家碧感冒了发烧了,到了今年1月谢立文也不支倒下,只能卧病在床用电话遥控电影的后期制作……

  1月24日晚,《春田花花同学会》首映礼,几十个明星和几百个观众在电影院笑成一片海洋。作为其中一朵的小浪花,我却在电影最后,随着字幕向下滚动,开始逆流而上的时光旅程。

8人点赞 点赞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