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首页 >> 电影资讯 >> >> 《霍元甲》—李连杰选错了的收官之作 - imdb.cn

《霍元甲》—李连杰选错了的收官之作 - imdb.cn

  第一时间看了《霍元甲》,说实话,袁爷的武打设计依然没有令人失望。各路器械拳脚轮番上阵,也有不错的动作高潮出现。但是(呵呵,又是但是),依洒家之愚见,作为收官之作,李连杰借这部电影来表达自己对武术的终极理解,实为失策之举。何也?

    因为霍元甲早已成为一个民族符号,早已超出史实层面的真实性而成为中国人民族气节和侠义精神的集中体现者,就像黄飞鸿和陈真一样。而影片对霍元甲的全新诠释却抛弃了家国之见而上升到形而上的武术哲学层面。所以洒家看得极不过瘾,我需要的是霍元甲痛扁倭贼、掀翻力士,可影片却在那里大玩太极——武术辨证法。大家需要通过霍元甲、黄飞鸿、陈真这些民族符号,通过电影造梦手段,一解百年屈辱,意淫胜利感,将民族自卑感转化为生活中匮乏的民族自豪感。而影片作为李连杰的收官之作,又恰成为李表达一己之见的舞台。于是乎,“武术没有门派国别区分,是一种交流手段而非杀伐工具”的观点便跃居前台,成为母题,整个电影于是在此母题统帅之下,颇具形而上探讨精神,而丧失了,最起码的,人物本已约定俗成的母题——这一母题,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自强不息,振兴中华”,这不是我强加给霍元甲的,而是,霍元甲,至少在文艺作品中,便应该是这样一副模样。而影片对这一母题的刻意回避,或曰,新的诠释,令一个血性十足、国难当头挺身而出的霍元甲,变成了一个大谈武术哲学的仁士、大师。而这种诠释,恰恰与观众极希望看到的,国破家亡下,民族英雄血刃倭贼、力克殖民者的心理期待背道而驰!这就像让周星弛演一部苦情戏一样,令人颇感失望。

    我想,随便造一个虚构的武林人物,或是从金庸小说中随便挑个大侠来演绎,都远比霍元甲更适合作为李的收官之作。毕竟,霍元甲经过众多作品演绎,已经成为一个八国联军入侵之时,大振中国人声威的大侠。他身上的血气要远超过文邹邹的武术理论,他对列强的疾恶如仇要远超过简单一句“不可歧洋排外”。而影片只在开头颇突兀地插入了两个八国联军炮轰的历史镜头,其他家仇国恨、民族危亡等等本应浮现在前台的主题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却莫名其妙地将主要矛盾转化为民族内部矛盾——武术门派之争。如果因为铺垫的原因这还可以理解,那影片应该在适当时机立刻转入对国难的描述——这是避不开的,时值八国联军入侵,清朝气数将尽,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列强大举瓜分势力范围,掠夺我中华资材,压迫我中华百姓,这些难道统统只是影片中那几个苍白无力的年代字幕可轻描淡写而过的呢?可是,这些我们曾经在《黄飞鸿》、《醉拳2》中熟识的情节,在本片中居然毫发未见!影片太沉迷于描写霍元甲由争强好胜到“大勇若怯”的转变,太沉迷于表达李连杰几十年习武心得,太沉迷于给李连杰做传,而丧失了起码的,对历史背景,对约定俗成人物形象的刻画!

    那个大力士被霍元甲从钉边救下,既而将霍手举起认输的段落,以及对日本武士貌似客观的描写,你觉得可信吗?那可不是改革开放后的中国,21世纪的今天,中日两国擂台比武尚且带有家国荣誉的背景,缘何一个列强并举强奸中华的时代,在气势上明显带有征服者意味的武士反而会如此彬彬有礼、颇尚武德呢?这些都令人觉得影片主旨出现了不容原谅的偏差。而这种偏差,让霍元甲的中毒而亡失去了民族矛盾下的“重于泰山”,变成日本“极少数人”(新闻联播爱用的词)小小阴谋下的“轻于鸿毛”,而非民族屈辱历史背景下的必然命运。注意,那还不是右翼分子,而是被处理为为了几个赌博的小钱而用毒茶阴谋的商人,其背后的,立足于国家、民族矛盾层面的传统的控诉、反省、自强等等励志、宣泄意味消失殆尽。是个中国人,都不会觉得过瘾的。这点上,离《黄飞鸿》系列境界颇远。毕竟,《黄》明确表达了赞同什么、反对什么,学习什么,对抗什么。既“男儿当自强”又“师夷之长技以制夷”。黄飞鸿立体、幽默,不盲目排外,但也决不允许列强欺辱我中华子孙!他不会时不时就有深刻的武学心得要告诉观众,但也依然在历史的大潮中成长,增强了辨别是非的能力,所以他不愧大侠的称号。而将对武术无门派之分、无高下之见的貌似深奥的哲理运用到本应背负着国家危亡、民族自尊的霍元甲身上,实有如梗在喉之感。

    概言之,当一部本应顺应观众心理期待,在观点上明确直接的商业片,和个人的行为、对某一观念的理解相遇时,影片往往陷入语焉不详、主题跑偏的状态。就像老百姓都觉得秦始皇该杀,张艺谋却偏偏自做主张不让刺客杀之,这种“全新”演绎,“全新”历史观,却因为时机或者人物不合适,而必将遭到绝大多数的驳斥责怪。想象一下,将多年前那部李拍过的《太极张三丰》拿来重拍,用以表达李连杰对武术多年来的理解,都远比现在这样拿霍元甲开刀来得更好。毕竟,那是一个不用背负家国仇恨、没有殖民侵略的纯粹江湖世界,在其中充满打打杀杀、你仇我恨。在经历了N多事情后,张三丰修成太极,境界立升,弃门派如敝屣,视武德为至上,这一过程,远比安在民不聊生、列强欺辱历史背景下的霍元甲身上顺理成章的多吧?

    总之,尽管也欣赏那些打斗,也欣赏其境界,可洒家认为,对一些武学境界的表达,完全选错了承载者,可以是任何人,但偏偏不能是霍元甲、黄飞鸿、陈真这些早已在国民心目中化身为“自尊、自强、抵御外侮”的代名词身上。此举就如,让岳飞和秦浍议和,面对南京大屠杀日军屠刀而高唱仁义礼一样,程度上不同,性质上实有一拼!就剧情和传达的民族气节来看,看新版《霍元甲》,不如看旧版《霍元甲》,不如看李小龙的《精武门》,不如看徐克的《黄飞鸿》系列和成龙的《醉拳2》!艺术创新、演绎,必须在符合历史情境、符合民族心理、符合既定美学和民俗惯性的基础上审慎为之啊。所以,洒家觉得,选霍元甲作为李连杰的传声筒,实为失策之举也!

8人点赞 点赞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