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首页 >> 电影资讯 >> 华语影坛 >> 李连杰:不想做英雄只做生活中的强者 - imdb.cn

李连杰:不想做英雄只做生活中的强者 - imdb.cn

  “我是学武术的,觉得自己有责任在适当的时候说些东西。”在自称为他主演的最后一部功夫片《霍元甲》上映前,李连杰在接受本刊专访中如是说。这个功夫巨星的电影形象,到霍元甲为止,恰好吻合了孙子兵法中的“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而作为一部李连杰人生镜子般的电影,《霍元甲》里的节奏也是如此“风林火山”。事实上,对于他来说,《霍元甲》都可以不算一部影片,而更像可以播放形象的传声筒,里面有很多 自己真正想说的话,这就难免有说教之嫌。但这正是他追求的境界,“就不管票房”要说人生进化道理, 凡人未必都能理会。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

耍功夫:学武是为制止格斗

  编剧王斌和导演于仁泰都说过,《霍元甲》融入了你42年的人生经历?

  从故事上讲,霍元甲从小希望拿天下第一,好勇斗狠因此犯下大错导致家破人亡,在人生谷底逐渐发现人活着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还有朋友、家庭、社会,最后领略到武术和人生真谛。《霍元甲》就是要表明中国武学精神不仅仅是打,不是说打赢别人是最好的,最重要是自强,同时不应该有派别之争、谁是最好之争,所以他成立了“精武馆”。

  但在人们的思维里,通常武就意味着打斗。

  我是学武术的,觉得自己有责任在适当的时候说些东西。在人们的思维里,好像肢体强大、用武力制服别人就是武术真理,但在我看来,武力只能制服人的肉体,制服不了人的精神。什么可以改变?爱可以改变,这是更高一层次的。从中国人的造字法上说,“武”分解开来是一个“止”,一个“戈”,意思就是制止格斗的一种技术方法,它蕴涵了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包括了儒家思想、佛家思想和道家思想,以及如何做人等道德问题。

  那这部片子的英雄色彩浓吗?

  一般的武侠世界,就是好和坏、善和恶。好人就是给欺负的,上山请救兵,消灭了坏的之后,那救兵就是个英雄。我个人觉得这很严重,因为它属于西方的价值观。西方比较崇拜英雄,就认为一个神,因为他的伟大拯救了我们。东方文化是无为而治,人人平等,都有自救能力。在《霍元甲》里,我想表达他是个很人性的人,和我们没多大区别,只是为了希望成为天下第一,象奥运冠军似的。但他目标实现时,有些东西的失去和得到,都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霍元甲的这个转变,在影片中如何体现?

  完了他逃到乡下,在大自然的熏陶中,领悟到生命并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些名利,应该得到的是什么,得不到的又是什么。然后他才懂得原来练武要建立一个武会,没有门户的,大家把优秀的东西都放进里面。练武的,就想全面强壮自己的德智体,每一个地方都强壮了以后,未必是要打倒对方,站在这里使得敌人不敢打你,起个威慑作用,这比自卫更好。我认为,霍元甲的哲学就是,中国人被八国联军欺负,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壮。

  在动作风格上,《霍元甲》有什么特点?

  动作本身并没有什么,两只手两只脚,并不会创造出三个手三个脚。如果要说突破,我觉得是通过那些武打表现出了如何做人,是内在的一部分。外在的大家都追求更高、更远、更快,但肢体到了某一个境界,你分不出来什么是功夫什么是动作,那么能够分出来的,就是你的精神气息,一般的功夫电影里没有这个。

摆事实:好莱坞只给小角落

  我们能把霍元甲看成是你自身的写照吗?

  我自己都已经说不清到底可不可以这么说。开拍前我们做了很多调查,有些思想应该是他本身有,我们理解了,或者是我把我理解的强加给他了。我希望让人看到的是,我变了,我做不了超人,做不了蝙蝠侠,而只是个身心强壮,有勇气面对生活的强者而已。这里,我不一定非得变成霍元甲,认同他的思维方法就差不多了。

  但这个故事跟你的经历确实有点像?

  自我膨胀、挫折、懂得些道理,大部分人生都这样。9岁时因为师傅一句“无论做什么都要做英雄,别做狗熊”,不服气开始认真学武想当英雄。《少林寺》拍完还没上映时,我训练时腿摔断了,做了7个小时的手术,打了8个月石膏,后来我到好莱坞发展,电影公司请了个著名医生做全身检查,得出的结论是我要么马上停止拍戏,要么准备一张轮椅。不过,我现在的想法是要身体力行地去帮助一些人,如果放弃电影这个平台,就无法将自己的感悟和大家分享。

  那你怎么看在好莱坞的发展的这些年?成功了吗?

  这就是人生中的一个过程而已,没有成功不成功的定义在里面。别人有各种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我都能理解。中国观众对李连杰的期望,西方人是怎么看的,现实生活中你的商业价值在哪一个等级里,我都很清楚。你想想,你在非洲的一个英雄,我不是种族歧视,拿到中国来得有个认同过程。投资人当然要看到你的市场价值在哪个范围,最后的定位。不是美国人对我怎么了,我们要是美国人也会做一个精明的商

李连杰进化论宏观篇

  电影里武功也好动作也好,起到的只是添油加醋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故事。你能认同那个故事,才会对他的行动产生共鸣。电影的魅力在于,同样是拥抱和接吻,有的能让大家等待和感动,有的却让人很讨厌,这完全是在一个故事上的。

  周润发成龙他们几次回来接受采访,都表现出好莱坞不能让他们特别满意,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你用什么坐标来衡量3个人在好莱坞的成功?奥运会也有个指标啊!前八名前五名,这个电影很难有指标。也就是说,这些人在美国电影里面,商业的动作的,只在一个很小的角落里有点生活空间,而且这个空间是属于三流和二流的。

  这是你们不约而同选择回来的原因吗?

  我觉得回来出去这个说法,是人们还没有完全了解今天社会的状况。现在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啊,电影跟我任何产品都是一样的,中国人拍的也希望全世界去看嘛!我在欧洲、美国拍电影,一样是全世界的观众。这个产地在哪里并不重要了,一个了解市场运作的人不会有这种区域性。

讲道理:成功是失败之父

  霍元甲会是你拍戏以来最喜欢的一个角色吗?

  我觉得很多角色我都很喜欢啊,有些虽然不认同。我已经在西方讲了很多年,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别人老在问其他方法你能不能做个电影出来?所以我花了很多心血在《霍元甲》上,从个人奋斗里去写出来。但如果你希望看到80年代的那个《霍元甲》,可能就会失望,因为里面不会有把东亚病夫撕掉了,把你打倒就是威风的英雄这种概念了,现在是另一个时代了。

  你怎么看待现在国内大导演都拍古装武侠电影?

  很简单,失败是成功之母,同时成功又是失败之父。那么几代人的努力后,有几部中国电影非常成功,这很好也很不好。好是因为那么多出色的导演,现在愿意来拍动作片,这可以把中国电影带到另一个境界,记得我以前拍这种电影没人瞧得起,属于弱势群体,人家觉得你那是商业;不好是说按历史循环规律,十五年前香港就是这样一个状况,后来观众看腻了。所以,最好的时候是第一卷,鲜花最灿烂时就要凋谢了,轮回的过程。

  作为一个演员应该怎么办?

  正常啊!流行三年到五年差不多了。2000年的时候我就跟一个朋友开玩笑,说很快这股热潮就过了。基本上我觉得五年就是一代人,观众的要求永远是新东西。花儿凋谢了,但很快明年春天它又来啦!

  但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大部分功夫演员都是十年前的,并没有新人。

  中国以前有句话,“十年一个戏子”。西方人看到的成龙李连杰,没上学从8岁起就天天8小时练功,所以他们就说 “真功夫”。如果没有这么多积累,你突然说我是功夫明星,一看你以前是戏剧学校的,哪有信服力?所以我觉得这是大自然浪里淘沙的过程吧!

有意义:不要票房要理想

  你说过,拍《霍元甲》的初衷是了解说中国每年有28万人自杀。一部电影对28万人自杀这件事情会有帮助吗?

  做任何事情,就我现在的思维方法,不会给说我到底要帮到多少人才去做这件事。没有,我就是尽心去做,能帮到一个是一个,一个都帮不到也没有问题,过程和行动是最重要的事。

  你自己也曾是个比较自闭的人,什么让你转变的?

  生活中给我们内心造成痛苦的,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给我们造成痛苦的本身是一种病吧,那佛教也好道教也好,里头有方法可以解除你这个痛苦。所以现在文明社会,有两种思维方法,一种是靠法律建设一个大部份人认同的制度;另一种就像西方社会用宗教约束力去提前预防,也就是探讨心灵啊,环保啊这些方面的,让你对生命多点角度去了解,开心一些。

  你怎么看待自己这么多年的电影?

  我觉得人在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些意义。以前我拍了20多部英雄主义电影,就是说对社会中不公平的事情,用法律不允许的方法去解决,西方大多数科幻电影都这样。在我看来,电影有两种,一种是纯商业的,我是个很被动的演员,被人家选去参加商业行为,做人家脑海中的偶像;还有一种是你要去做理想的东西,不管它卖不卖钱,就只希望把心里话讲出来。所以《霍元甲》的票房如何我不在乎,关心的只是大家能够接收到我要传达的信息。

  你说霍元甲是个普通人,那为什么他能成为传奇呢?

  应该说,他并非一个个人英雄,而是那种理念,可以唤醒更多人自强不息,努力地强身健体,提升内心。这样,每个个体才是一个人,所有个体都强壮起来,那才是武术。如果就一个中国人很了不起,打倒几个日本人美国人,能算英雄吗?那只是技能非常好而已,他打倒了同等思维的很多人,对中国人的思维方法没有帮助啊,对不对。那么霍元甲后来做的精武会,到后来影响了几十万人是什么呢?并非靠武功,而是他自强不息的精神。

8人点赞 点赞
相关评论: